促进会

导航切换

联系电话:

微信公众号

 

 
王府广场前的牌坊

 

       顺承郡王府原址即今全国政协所在地,位于今西城区太平桥大街之西,锦什坊街以东,南至武定胡同,北临大麻线胡同,总面积约两万多平方米。上世纪末以前,王府中殿堂房舍大致尚存,因政协办公楼改建,殿堂整体迁至今朝阳公园内按原样放置,但惜乎未按原王府规制搭建。
 
  顺承郡王是清初八大“世袭罔替”的“铁帽子”王之一,从第一代勒克德浑始至清末共传承15代。勒克德浑的祖父是声名赫赫的努尔哈赤第二子礼亲王代善,父亲是代善第三子颖亲王萨哈廉。代善战功卓着,于“统一寰宇”和皇权更迭“无不殚厥心力”,故褒封极重。代善的八个儿子七位被封爵:三个亲王、两个郡王和两个贝勒AG亚游网站|开户。八大“铁帽子”王,礼亲王代善及子孙克勤郡王、顺承郡王竟占其三,可谓“旷典”。郡王在清制本身就是“显爵”,又加“世袭罔替”,尤其贵重。清制,如无“世袭罔替”,爵位隔代要递减。
 
  《清史稿》载勒克德浑在平定明朝和李自成余部的战争中立下战功,于顺治五年(1648年)由贝勒晋封多罗顺承郡王,“世袭罔替”。后又出征,南明名将何腾蛟就是被他生俘的。但在顺治九年时因病逝世,年仅34岁。

  
 
王府正门

 

      按清制,封爵即赏赐府邸,裭夺爵位则府邸收回。因勒克德浑籍属正红旗,故在正红旗辖地建王府。这座王府一直延续到民国十年,历代郡王共居住了270余年,王府格局基本无大改变。当然,随着岁月流逝,王府外围及一些建筑已然不存。王府南墙外原有扁担胡同,再往南是勒克德浑胞弟杜兰的贝勒府。于今杜兰贝勒府早已化为民房, 而扁担胡同在十多年前已大部分被拆除辟为广场,余下部分并入武定胡同。这条胡同今天已荡然无存。王府内部直通正殿原有月台,前后有廊,为七开间双重檐、琉璃瓦起脊带鸱吻兽的宫殿式建筑,被八国联军焚毁。

   在北京的王府中,顺承郡王府是保存最完好的,建筑格局基本无变动,应是研究王府建筑的最佳实物。原因就在于传承稳定,因为假若被废黜爵位,府邸收回并赐其他亲王,必然会按规制大动。

 

  另外,顺承郡王府与别的王府有区别,例如按制度,王府正门前必有石狮两座,顺承郡王府则无。王府中路按惯例不能有大树,顺承郡王府则于东西翼楼各有两棵楸树,在王府建筑迁移时,树尚在。这几棵树一直传说是唐树,后来经成为园林专家的郡王后裔金诚先生考察,认定是清初所栽。王府大门前是院落,东西是值班房,各三间,居中一间是穿堂门,满语称“阿斯门”(“阿斯”为“翅膀”之意,即指位于两翼的门),一般王府东西“阿斯门”夜间关闭,白天只开一扇,顺承郡王府则两扇全开,且容许百姓步行通过。这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,王府森严,郡王尊贵,能够为百姓穿行提供便利,在封建时代很难得。据传说扁担胡同被视为郡王府和贝勒府私产,百姓也可以步行,但不准推车经过。


 

 
银安殿

 

      勒克德浑以下的十几代郡王中,碌碌无为者居多,以战功卓着者鲜见,这主要是清初以后,限制亲贵干政,一般只给爵位或闲散“差事”养尊处优,而吝予实权。可述者唯第二代郡王勒尔锦与第八代郡王锡保。勒尔锦于康熙十二年授宁南靖寇大将军,与吴三桂作战,因“劳师靡饷,坐失军机”,一度被革爵、羁禁。锡保于雍正九年授靖远大将军与西北噶尔丹首领作战,也因“坐失军机”被削爵。但无论革削与否,总有后代承袭,所以王府幸存。
 
  到1917年,第十五代郡王纳勒赫病死,因无嗣,家族将其侄、年仅六岁的文葵过继。后经溥仪小朝廷的宗人府、内务府呈请民国总统府批准,由文葵承袭爵位。
 
  清代的王府靠什么维持?以纳勒赫为例,他任过鸟枪营、阅兵、禁烟大臣、镶黄旗满洲都统、右宗人等职,但郡王俸银只有岁5000两,慈禧太后特旨岁加2000两,任“右宗人”加津俸2400两,另有俸米2500石及钱粮米等。郡王卫队等杂役钱粮数千两。此外有分布于京郊、河北、东北的庄园地30万亩。但宣统退位,俸银等一概皆无,从此入不敷出,坐吃山空。虽然隆裕太后已于宣统元年下旨将王府赏给个人,使这些金枝玉叶们有最后的生存依靠,但仍然无济于事。顺承郡王府走上了风雨飘摇之途。此后,顺承郡王府的房契送入东交民巷的法国东方汇理银行,息借贷款。1917年又租给晥系军阀徐树铮。奉系张作霖进入北京后,王府被奉系汤玉麟没收自住。1924年张作霖进京,自任安国军政府大元帅,将王府作为大元帅府。

  

 
后院水榭

 

      顺承郡王府家族人等生活无着,不得已请贝勒载涛居中说和,最后同意售价75000大洋,房产从此归张作霖所有。日本侵占北京后,王府由日本宪兵队没收。北平解放后,政府又从张作霖亲属中购回王府,1950年成为全国政协办公机关至今。

 

  王府成为大元帅府后,张作霖在其中居住时间很短,1920年来京时住奉天会馆。其中因与直系战争,几度往返。1924年击败吴佩孚控制华北。1927年在北京成立安国军政府,称陆海军大元帅,一时成为北方政治中心,波诡云谲,角逐斗法。尤其192746日,张作霖于此下令包围苏联驻华使馆,搜查、逮捕国共两党领袖60余人,绞死李大钊等20余人,一时震惊中外。1928年因受北伐军和直、晋军阀夹击出京,在皇姑屯被日本人炸死。

 
  张学良其实很少在此居住,1930年后与夫人于凤至来北京住进顺承郡王府,赵一荻也随张、于入住,朝夕相处。但张学良嫌王府建筑陈旧,遂于西单太仆寺街新建胡同觅宅,设施均为西式,考究且舒适。张学良居住时间最多的地方应是天津赤峰道法租界32号(今赤峰道78号),占地总面积约1400余平方米。建于1921年,初为三层小楼,1926年又在后面增建二层小楼,房主为张作霖五姨太张寿懿。1924年张学良任京榆地区卫戍区总司令,后又任民国政府陆海空军副总司令、东北边防司令长官、北平绥靖公署主任等职,至1932年,常往返于京津及沈阳,夏季多去北戴河。王府内设陆海空军副总司令北平行营秘书处等机构。张学良在天津居住时间最长,而在顺承郡王府的居住时间相对较少。1933311日,张学良通电下野,411日携家眷出国考察,从此再也没有回过顺承郡王府。中国现代史上的一些大事与顺承郡王府密不可分,如“九一八”不抵抗的命令即于此发出。还有“九一八”后张学良组织北洋政府遗老成立东北外交委员会,于王府内召开两次会议,主张东北问题由南京政府外交解决。北平市学联激愤之下发动各大学学生上街游行,尤其在王府墙上张贴“谁要接受交涉的条件,决碎其头颅、火其居”的大幅标语,迫使张学良悄然收场。

  

 
水榭回廊

 

     于今沧海桑田,白驹过隙,曾是顺承郡王府主人叱咤风云的张氏父子,墓木已拱。顺承郡王府的最后一代郡王文葵,一生颠沛流离,上世纪50年代被安排在工厂工作,任过区政协委员。晚年生活安定,1992年,作为清代历史上的最后一位郡王逝世,年84岁。